北京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北京市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 主办

北京童谣的文化价值与教育意义
发布时间:2019-08-30    作者:陈晖 毕海    来源:成果转化部
【字体:       】

◎北京童谣将中国传统文化符号和文化知识糅合在一起,培养儿童架构起对传统文化的整体认知和感受,建立起对中华文化博大精深、绚丽多姿的整体印象。通过对童谣的绘本改编,并与不同国家、不同地区的童谣进行比较,使北京传统童谣呈现出对现代文化的传承与创新。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习近平总书记十八大以来治国理念的重要来源,他曾多次强调中华传统文化的历史影响和重要意义。总书记指出:“中华文化源远流长,积淀着中华民族最深层的精神追求,代表着中华民族独特的精神标识,为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发展壮大提供了丰厚滋养。中华传统美德是中华文化精髓,蕴含着丰富的思想道德资源。”,“博大精深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我们在世界文化激荡中站稳脚跟的根基。”

毋庸讳言,优秀传统文化是我们国家、民族五千年历史绵延不绝的重大支撑,在当今世界文化多元交流融汇过程中,优秀传统文化是树立当代中国人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和文化自信的丰富资源。近年来,国家及教育部门通过加强教材体系建设、引入包括国画、书法、中医药、武术太极等在内的特色课程等方式加大推动传统文化在学校及儿童间的传播的力度,让优秀的中华传统文化滋养儿童的精神成长,培育他们民族精神的文化底色。

一、以北京童谣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的北京童谣,反映着人类文明发展进程中的思想探索和艺术成就,蕴含着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粹和内涵。因而,儿童传唱北京童谣的同时自然受到中国传统文化方面的熏陶和影响。

北京童谣中蕴含的中国传统文化元素,包括节日时令、风物风俗、建筑商铺、京剧剪纸、二十四节气等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等众多内容。与专门学习某一项技能或直接接触某一个事物不同,童谣将这些文化元素都糅合在一起,培养儿童架构起对传统文化的整体认知和感受,建立起对中华文化博大精深、绚丽多姿的整体印象,借助童谣这种儿童喜闻乐见的形式,儿童在自觉和不自觉当中接受了中国民族文化精粹的熏陶和影响,在潜移默化中提升和发展了他们的认知能力及人文素养。

(一)北京童谣的传统文化教育意义

中国传统童谣中蕴含了千百年来炎黄子孙的生活态度与道德准则,成人希望在传唱这些童谣的过程中引导儿童建立正确的价值观,习得那些被人称颂的传统美德,培养良好的生活习惯。中华民族优秀的道德品质内涵宽泛,优良的民族精神、崇高的民族气节、高尚的民族情感以及良好的民族习惯等都可以概括在内,具体来说包括爱国、持节、自强、诚信、知耻、改过、厚仁、贵和、敦亲、好学、求新、勤俭、奉公、务实等等,这些传统美德是中华民族的“形”与“魂”,也是我国人民两千多年来处理人际关系、人与社会关系和人与自然关系的实践的结晶。许多北京童谣以正面称赞或侧面反面讽喻的方式向儿童读者传递着这些重要的品质。

古语有云:“百善孝为先,万恶淫为源。常存仁孝心,则天下凡不可为者,皆不忍为。”儒家《孝经·开宗明义章》提到:“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立身行道,扬名於后世,以显父母,孝之终也。夫孝,始於事亲,中於事君,终於立身。”《论语》中“子夏问孝。子曰:色难。”《庄子·天运》中将孝阐释为“以敬孝易,以爱孝难;以爱孝易,以忘亲难;忘亲易,使亲忘我难;使亲忘我易,兼忘天下难;兼忘天下易,使天下兼忘我难。”等等,孝在北京童谣中也有所体现。《小蜜蜂采花忙》中写道:

八月里,桂花香,小蜜蜂,采花忙,酿了蜜儿甜又香。乖呀乖,不要抢,先给奶奶尝一尝。

儿童对食物总是抱有浓厚的兴趣,父母长辈也往往给予孩子美食以表达对他们的疼爱,但如果表现或引导不当会给儿童以错误的示范和影响,养成自私自利的性格。在这首童谣中,对于甜又香的桂花蜜,父母或其他家长以亲切的口吻劝说小朋友不要抢,要先给奶奶尝一尝,孝的观念自然而然地传递给儿童。《孟子·滕文公下》中有云“于此有焉:入则孝,出则悌。”悌,从心,从弟;本义作「善兄弟」解,见《说文解字》。心中有弟,则如同兄弟间彼此诚心相友爱之意。“父慈子孝,兄友弟恭”是为人称道的做人原则与处事根本。童谣中涉及兄弟姊妹的篇目很多,有一部分是讲述者抱怨父母偏袒其他兄弟姊妹、感慨命运不公,比如《俺跟大姐一般高》等,但也有正面表现姐弟之爱的篇目,比如《好闺女儿》:

手里拿着一根棍儿,俺到山里打黄杏儿。打黄杏儿,卖黄杏儿,卖了黄杏儿买烧饼。娘一半儿,爹一半儿,剩下一点儿给弟弟儿,爹娘夸俺真懂事儿。

除了对父母孝顺,将买来的烧饼分给爹娘,还将仅剩下的一点儿留给弟弟。“二娃时代”即将到来,这类的童谣对于建立两个孩子之间的亲密关系也有一定的帮助,在鼓励兄姐照顾关爱的弟弟的同时,也应引导弟弟妹妹学会分享与谦让。

除此之外,童谣中还反映了许多传统美德,比如《货郎担儿》的最后一句“价钱便宜随您选,童叟无欺是本分。”以通俗易懂的话语表现了商品买卖中物美价廉、诚实守信的品质。儿童正处于思想道德、世界观、价值观构建的关键时期,在这一阶段进行正面积极的干预引领,对儿童日后的成长具有重要意义,因此在众多童谣中选择有代表性和正能量的篇目和孩子共读很有必要。

(二)北京童谣对儿童人文素养的培育

大多数的北京童谣内容浅近单纯,形象具体可感,篇幅短小易记,音韵自然和谐,能够陶冶儿童性情、开启儿童心智、锻炼儿童语言能力,对儿童认知多元智能发展以及儿童人文素养的培育具有重要价值。囿于狭小的生活园地,幼儿感知的事物较少,辨别力也较弱,但好奇心和求知欲却很强,形象具体且生动活泼的儿歌能帮助他们拓宽视野,渐识自然和社会生活现象,了解和熟悉中国传统文化,提高艺术与审美能力。

北京童谣多从儿童熟悉的日常生活中取材,通过比喻、拟人、夸张、象征等艺术手法将儿童不易理解或难以记忆的知识转换为已知内容,比如北京童谣“大拇哥”系列,同题儿歌较多,我们选取其中较有代表性的两首来看:

《大拇哥》:大拇哥,二拇弟,中指王,四指弟,四指弟的小兄弟。手心儿,手腕儿,挎筐篮,担筐带儿,吃饭饱,闻味香,两盏灯,听耳风,后脑勺,挨揍的精!

《大样哥》:大样哥,二表弟,三蠢老,四出戏,小蔑蔑,胳膊腕,担水的担儿,听声儿,看灯儿,出气的布袋,吃饭的罐。

这两首童谣都将五个指头比做兄弟,从大到小依次排列,后半部分则以三字或五字短句描述了其他器官的具体作用,生动有趣。另一首《大拇哥》更为短小精悍,只有四句:“大拇哥,二拇弟。钟鼓楼,护国寺。”只交代了两根指头的名字,后面是两处北京著名的建筑物及地名,与前两句相比将其中的认知内容延伸到幼儿能够直接感知的事物之外,空间更为延展。自然景物及动物是童谣的重要题材之一,与此相关的篇目很多,这些童谣多借助长短错落的句子向儿童讲解动植物的生长过程或不同植物的特征等。这些童谣往往抓住每种植物最主要的特点进行描绘比较,在吟唱中轻松掌握这些知识点。比如《树叶歌》:

桃叶尖,杏叶圆,梧桐叶大杨叶宽,桑叶像个芭蕉扇,柳叶弯弯枣叶扁。

童谣选取桃叶、杏叶、梧桐叶、杨叶、桑叶、柳叶、枣叶等几种特点鲜明的叶子作为对象,“尖”“圆”“大”“宽”“弯”“扁”几个单字就勾勒出了叶子形状的迥然不同,中间一句采用比喻的修辞手法,将桑叶比作芭蕉扇,比喻贴切,增加了童谣整体的文学美感。

童谣中还有许多对自然现象的描绘,风雨雷电、冰雹霜雪、日食月相等都在童谣中能够找到对应的篇目。时令节日童谣如《一年里的蔬菜》《报花名》《十二月水果》《十二月生肖花歌》《十二子》《十二月风光歌》《岁时谣》等童谣记录了一年中气候的次第变化,以及一年四季的节日,也能够让儿童在诵读传唱中了解相关知识。

优秀的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共有的精神宝库,许多闻名世界的文化遗产在北京童谣中也有突出的表现,成为儿童汲取文化滋养的重要源泉。比如端午节,又称午日节、龙舟节等,是我国民间的四大传统节日之一,是中国首个入选世界非文化遗产名录的节日。端午节起源于古代百越地区(现长江中下游及以南一带),后演变为纪念战国时期楚国诗人屈原的节日,有了吃粽子、划龙舟等节俗。在《中国歌谣集成·北京卷》节令歌部分收录了关于端午节的两首歌谣,分别是《端午节一》和《端午节二》。还有2016年中国申报并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的“二十四节气”,这是中国人通过观察太阳周年运动而形成的时间知识体系及实践活动,是我国历法的创造性成果,凝结着古代人类的智慧,对推动中国农牧业发展起到重要作用。北京位于地球暖温带,属于半湿润半干旱季风气候,最主要的气候特点就是四季分明,因而记录二十四节气时令变化的儿歌在北京童谣中也多有呈现,比如《二十四节气歌》。此外,京剧、剪纸、书法等在北京童谣中也有体现,比如《京剧脸谱设色歌》:

红忠紫孝,黑正粉老,水白奸邪,油白狂傲,

黄狠灰贪,蓝勇绿暴,神佛精灵,金银普照。 

短短八句三十二个字,就将京剧脸谱中各种颜色代表的人物性格及身份属性说得清清楚楚,读来朗朗上口,中国传统戏曲艺术文化在歌谣的传唱中自然习得。以上这些北京童谣具有独特的文化价值,儿童在诵读传唱过程中,不仅能够感受到语言韵律、节奏的特殊美感,得到语言文化的训练,同时也能激发起对传统文化的浓烈兴趣。

正因为儿童的审美需求与成人不同,教育家们才需要小心翼翼地探寻适合儿童精神发展的文化产品,尊重和满足他们特有的文学趣味。童谣以其独有的韵律和跳跃性的表达,普遍采用的夸张和反复等文学艺术手法,让儿童在朗诵中感受审美的愉悦与文化的熏染。比喻、拟人、夸张、反复等多种艺术手法的使用,问答歌、颠倒歌、时序歌、数数歌、绕口令、连锁调等多种形式体例,使北京童谣成为一座儿童文学的宝库。通过童谣,儿童得到了文学的最初启迪。因此,把童谣纳入到教育资源,有利于解决长期以来困扰儿童发展的文化需求问题,能够让北京儿童接触到真实的地方民族文化形态,从而最终完成培养儿童人文素养、文学审美能力及精神教化的目标。

二、在创新应用中传播北京童谣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就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坚守中华文化立场,立足当代中国现实,结合当今时代条件,发展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社会主义文化,推动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协调发展。要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坚持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坚持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不断铸就中华文化新辉煌。

北京童谣作为中华传统文化的代表,其传承方式及手段同样需要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采用现代艺术方式,结合现代开放的文化视野,融汇当下儿童实际生活状况,不断“变形”发展的北京童谣已经成为传承传统文化,进行地方文化教育的重要资源。

(一)童谣绘本:传统北京童谣的现代创编

绘本是最受儿童读者欢迎的读物品种之一,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得到了教师、家长的广泛认同及社会各界普遍关注。近年原创绘本创作出版逐渐成为热点之一,中国原创绘本正努力传承本土文化、向世界各国儿童讲述中国故事,力求为中国文化、中国儿童文学走向世界做出独特的贡献。在此情势下,北京传统童谣与绘本艺术形式的结合成为必然的趋势。许多童谣绘本应运而生,比如周翔的《一园青菜成了精》、《老鼠大爷在家吗》,熊亮的《野孩子·童谣》,山曼主编的《百岁童谣》等等。

与传统童谣选集相比,绘本以图文两套符码共同传递信息的特质,有效扩充了童谣的文本空间,原本借助声音口耳相传的文学样式以图文结合的方式呈现于纸上,这对于儿童理解和接受童谣有很大的促进作用。《一园青菜成了精》这首童谣本身就兼有乡间的质朴、粗犷,用语俚俗,情绪表达狂野、张扬,蔬菜成精、混乱打斗的幻想情境,绘声绘色、传神写意的故事场景会让儿童觉得新奇怪诞、滑稽有趣。当老农牵着牛离开菜园,满园青菜立刻成了活蹦乱跳的各种性格的“人物”,菜园也变成了他们争斗打闹的竞技场。角色的设置、激烈的植物交战过程及结果,各种蔬菜的性状及拟人化的表现,趣味由此产生。其夸张与想象、诙谐及幽默的风格在民间歌谣中颇有代表性。

因童谣本身篇幅短小,像《一园青菜成了精》这样故事情节完整、戏剧性强的故事童谣只是童谣中的一小部分,更多童谣绘本采取了童谣合集的形式,以单页或对页的图画阐释一首童谣,然后按一定的编排规则编选成集,代表作品有《百岁童谣》、《中国经典童谣分级读》(3册)、《最爱中华老童谣》等。

绘本形式的融入为中国传统童谣注入了新的内涵与生命力,声影的完美结合让童谣不仅“好听”而且“好看”,童谣中原本不易理解的地域文化内容及认知元素可以通过图画的呈现变得容易理解和接受。当然,当下中国童谣绘本图文之间的配合还应做进一步的探索,避免成为简单的童谣插图读本。如何在忠实呈现童谣内容的同时,对童谣文本进行有效的现代创新,以传统童谣的形式吟唱新时代、新观念、新思想、新生活,是童谣绘本能否成功的关键。

(二)北京童谣与其他国家地区童谣的比较与链接

世界各国各民族各地区都有自己流传久远的传统儿歌(童谣),这些儿歌(童谣)浅显简明、活泼生动、音韵和谐、朗朗上口,为儿童广为传唱,其中蕴含的自然及社会知识、民俗及民间文化内涵,更能给予孩子们有益的滋养。将北京童谣与其他国家地区童谣进行比较与链接,能够发现童谣跨越时空的共同性与差异性,也能更深层次地挖掘北京童谣的内在文化属性与内涵。

2013~2015年,作者所在学校专业先后有日本、韩国、泰国博士留学生前来就读。她们对几位中国博士生正在进行的“北京童谣的文化教育意义及推广策略”研究项目发生了兴趣,于是笔者策划指导她们共同完成了一个有关传统儿歌的国际合作项目,项目成果《和平童谣——亚洲四国传统儿歌》(以下简称《和平童谣》)于2016年9月由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正式出版。

经过一段时间的探讨,项目小组确定选择中、日、韩、泰四个国家有代表性的、流传广泛的民间童谣,由各位留学生根据母语的表意先行翻译,随后进行题材与主题、形式与类别的比较及串联,再根据儿歌的韵律及节奏感琢磨修饰中文译文,同时邀约画家进行图画的呈现与表达。《和平童谣》共收入童谣28首,其中中国童谣8首、韩国童谣7首、泰国童谣7首、日本童谣6首,包括摇篮曲、游戏歌、节日歌、风物歌、顶真歌等多个题材,内容丰富,选入童谣具有一定的代表性,能够反映亚洲四国童谣的特点及不同国家的儿童生活。

主编及编写成员最终将这本“亚洲四国传统儿歌”定名为“和平童谣”,采用图文并茂、饶有童趣的图画书表现形式,合并协同纳入中、日、韩、泰四国语言,不仅是希望这部作品能够被四国孩子共同阅读,实现不同国家文化互动交流的教育意义与价值,更是祈愿我们亚洲各国的孩子能够一直生活在和平友好、共同发展的国际环境中,幸福快乐地成长。为了更好地让中国儿童读者感受到不同国家童谣的音韵,出版社还特地找到日本小朋友和韩国、泰国两位博士留学生分别就自己国家的童谣进行了音频录制,将所有音频资源上传到专业平台,读者通过扫描绘本护封上的二维码就能聆听这些外国童谣的原音,弥合了由于翻译过程而来带的童谣音韵的变化和差异,即使读者听不懂这些童谣的意思,也能感受到吟诵着在朗读时愉悦的心情以及各国童谣相同的韵律之美。

《和平童谣》是中国童谣与其他国家童谣比较链接的一次有益尝试,正如诗人金波在这本书前言中提到的:

吟咏这些童谣,让我们有置身于地球村的感觉。不同国籍的孩子们,各自吟咏他们的童谣。同时,我们又会惊喜地发现,他们的生活情趣,表达方法,特别是节拍韵律十分一致,可谓同声同应,同气相求。这是地球村的童谣。

编写这样的童谣能够让中国的儿童了解其他国家的儿歌和其他国家儿童的生活,相同题材内容的童谣增进了孩子们之间的相互理解与包容。参与编写的成员希望以后有合适的机会能够让这本童谣在日本、韩国、泰国及其他国家出版,让别的国家的小朋友也注意到这些他们熟悉的童谣在别的国家,也有小朋友们的吟唱。

童谣作为儿童最早接受的文学样式之一,因其丰富的内容、生动的情趣及和谐的音韵受到儿童读者的欢迎。对于认知及心理处于快速发展阶段的儿童来说,吟唱童谣不仅能够给予他们美的艺术熏陶,还能帮助发展包括认知、想象力、思考力及口语表达等多元智能,培养良好的行为品德习惯,浸染中国传统文化。吕坤曾在《演小儿语》序言中指出“童时习之,可以终身体认。”从这一点上看,北京童谣无疑具备重要的当下文化教育价值和意义。

摘自北京社科基金项目“北京童谣的文化教育意义及推广策略研究”最终成果;作者单位为北京师范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