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北京市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 主办

合理应对疫情态势 推动经济社会有效运转
发布时间:2020-06-16    作者:王文举 王佳宁    来源:北京社科网
【字体:       】

鉴于公众对新冠肺炎疫情的预期已经从恐慌逐步转向正常化,因此,疫情防控既不应成为影响北京经济社会秩序正常有效运转的掣肘,也不应成为阻碍经济社会发展目标、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羁绊。根据市委市政府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安排和蔡奇书记要求,结合当前疫情发展态势,提出建议。

第一,保持信息公开,做好预期管理,提振公众与市场信心。一方面,保持疫情信息准确、畅通、公开。进一步更及时、更准确地传播科学信息以正视听,为公众提供科学有效的防疫知识,增强公众防疫的力量与效果。及时应对社交网络时代信息的快速传播,通过权威机构和专业人士发声来及时消除不实言论造成的负面影响,有效引导社会形成正确预期。另一方面,在后续公布一季度经济增速时同步发布剔除疫情影响的GDP增速,此做法既符合统计数据实质可比原则,又与疫情一次性外生冲击性质吻合,有助于更全面地展示经济现状,提振公众对市场的信心。

第二,针对疫情对产业的影响,推出有效政策组合。第一波是劳动密集型消费类产业,主要是旅游业、餐饮业、商贸业、文化娱乐业、线下培训业等;第二波是劳动密集型生产企业,以制造业为代表;第三波是后续受延续影响的产业,如国际贸易、出口制造业。因此,建议根据产业直接受影响的时间跨度不同,把产业分为短期(第一波季度性影响产业)、中长期(第二、第三波半年后仍受影响产业)两类,同时针对上述“三波”,分别精准施策。

第三,把握疫情的复杂性和产业发展的异质性,有效简化复工复产流程。针对当前疫情态势,有效简化复工复产的流程,通过新闻发布会公布市政府“口径”。通过大数据等技术手段发现高风险人员并隔离的能力,尽可能减少疫情防控的“加码”对制造业复工的影响。按照“风险可控、分级管理、分类指导、有序推进”的原则,出台分类精准管理的指导性文件,为各区等有序推动制造业的复工复产提供政策支持。

第四,密切监测复工后重点服务业领域的运行和重点企业的经营情况,及时总结有效案例、反映突出诉求。建立沟通机制,短期内,确保各区对属地高风险行业的分布聚集做到心中有数;中长期看,则通过上下游产业链的梳理,做到对辖区内企业的痛点难点堵点的有效认知,实现以实际行动和工作成效践行“两个维护”。

第五,清晰把握我市相关行业领域在应对疫情期间的突出优势和明显短板。梳理在应对疫情期间影响行业领域创新发展的关键技术清单、配套缺项清单和重大问题清单,厘清行业创新体系的要素构成和相互关系。按照数据向上集中、服务向下延伸的发展思路,打造服务业、制造业领域信息资源整合和信息交换的中央枢纽,为支撑服务业、制造业复工复产、渡过难关、平稳发展和提升制造资源配置效率提供决策依据。同时,协调各区打通产业链,推动产业链上下游企业生产有序步入正轨。也可通过派驻“特派员”等方式,推动大型企业复工复产,解决推动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协同复工复产问题。

第六,客观评估我市服务业和制造业复工复产的进展情况,确定资源需求。通过叠加大数据分析方法和技术,仔细梳理产业链上下游每一环节、生态圈中各利益相关者,汇集和整理有关行业需求、重大成果、特色资源、重要主体和科技政策等领域信息,客观评估本区域服务业、制造业复工复产的进展情况,确定资源需求并确保与复工复产相关的疫情防控任务活动在年度预算中得到优先保障。重点锁定属地龙头骨干企业,实行“一企一策、一事一议”推动企业复工复产。妥善处理复工复产企业的疫情防控指导、物资筹备、问题化解等事项,推进企业尽快复产达产。

第七,探索并实施大型企业的供应链渠道为中小微企业纾困。利用大型企业的供应链渠道,向居于产业链核心的大型企业提供金融支持,再通过其向链上中小企业提供商业信用、延缓订单交付等方式,有效将资金传导到产业链上下游的中小企业手中,实现为中小企业纾困的目的。具体方法上,一是现金流相对充裕的大型企业,借助预支货款等形式为上下游中小微企业提供资金支持,确保中小微企业的正常复工以及产业链的正常运营;二是鼓励大型企业向中小企业提供市场化利率的委托贷款,由财政专项资金提供贴息支持;三是为解决由此导致的大型企业负债率上升问题,鼓励大型企业将应收账款进行资产证券化,由国有担保机构提供外部担保,由金融机构投资,实现企业、金融机构和担保机构的风险共担机制;四是通过推动存量三角债务化解,解决大型企业与中小企业之间的货款拖欠问题,缓解中小企业流动性压力,帮助企业渡过疫情难关,同时借此契机推进市场化去杠杆,降低中小银行风险。

第八,持续推行“不见面政务服务”。充分运用一体化政务服务平台,将更多的行政审批、公共服务等事项纳入网上办理,推行“网上办”“掌上办”“邮寄办”“预约办”。充分运用已有的政务服务应用程序(APP),及时更新相关服务信息,主动回应企业需求,对暂未实现网上办理的有关事项,通过网上预约申报、线下快递等方式开展。加大 “不见面政务服务”的督查力度,确保电话有人接听,网询及时回应。

第九,超前考量可能出现的企业倒闭、失业扩大等问题,研究应对之策。疫情末尾、后续要注意部分中小微企业倒闭、失业扩大的可能。已经纳入社保的可以领失业救济金,没有纳入社保的怎么办?鉴于大部分没有被纳入社保的农民工的情况提前议定没有被社保覆盖的农民工因找不到工作,很多人可能会陷入生活困难,接下来涉及社会救济的问题。尤其是,假如农民工回京郊农村了,生活没有着落,农村的低保能不能将其覆盖进去,或者临时性救济措施能不能覆盖进去,等等。

(本文系北京社科基金项目“北京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指标体系和统计体系研究”成果。作者均为北京物资学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