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北京市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 主办

疫情对北京就业的影响及对策建议
发布时间:2020-06-16    作者:李长安    来源:北京社科网
【字体:       】

新冠肺炎疫情对北京地区的经济发展和就业都产生了不可忽视的影响和冲击。这些影响主要表现在经济下滑增加稳就业的困难、对大多数产业特别是服务业的冲击加剧结构性就业问题、对中小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的冲击削弱其就业吸纳能力等方面。而随着疫情的不断发展,如何调整政策,确保首都今年的各项经济社会发展目标顺利实现,兜牢就业这个最大的民生底线,无疑成为需要未雨绸缪的重大问题。

一、经济下滑,增加稳就业的困难

近年来,我国经济增速减缓,下行压力增大。就北京而言,2016年以来,北京地区生产总值年增长率从6.8%一路下滑,到2019年下滑至6.2%。经济增速稳中下行,原本问题不大,但遇到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无疑会加快北京地区经济进一步下滑的可能性。结合2016-2019年北京市地区生产总值各年的增长率水平,通过计算可知,要想实现北京市十三五规划的经济增长目标,必须保证增长率至少达到6.2%。在新冠疫情的冲击下,要完成该项战略目标的任务更加艰巨。综合来看,此次疫情对2020年北京地区经济的影响主要在第三产业,如果依照疫情对于第三产业全年1个百分点的影响幅度计量的话,疫情对于北京地区2020年GDP增长率的影响将在0.8-1个百分点之间,即在不考虑其他因素的情况下,将降低全年经济增速0.8-1个百分点。经济增长是拉动就业扩大的主要力量,2019年,北京地区GDP 每增长1个百分点,其城镇新增就业岗位能够增加5.66万人以上。如果2020年北京地区全年GDP增长率受疫情影响下降0.8-1个百分点的话,那么将会使北京城镇新增就业减少4.53万-5.66万人左右。 

二、对大多数行业特别是服务业的冲击,加剧结构性就业问题

疫情暴发以来,出于公共卫生安全的考虑,北京对人员流动采取了限制性的举措,大多数行业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这其中,尤以零售业、餐饮娱乐、交通运输、旅游等服务业的冲击最大。目前,服务业对北京地区经济的贡献率已经大大超过了非典时期,在GDP占比81%,高出全国平均水平近30个百分点。因此,服务业的大幅下滑,必将对整个北京地区的经济增长带来更大冲击。不仅如此,服务业已成为吸纳就业最重要的阵地,服务业从业人员超过1000万人,占全市从业人员的比重达到80%多。假如北京服务业从业人员下降1个百分点的话,那么就会有10万人失去工作岗位。

三、对中小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的巨大冲击,削弱其就业吸纳能力

中小企业不仅占北京全部企业数量的99%以上,也是就业和创新创业的主要阵地。由于承受风险能力普遍较弱,因而中小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受到疫情的打击尤为严重。受延期开工的影响,因此而造成的延迟复工会增加经营成本、减少营业收入,从而增加经营的困难。对于许多实体经济来说,疫情的冲击也将会使规模性失业的风险大大增加。 

四、对策建议

(一)进一步加大减税降费力度,提高对受疫情影响严重的中小企业的帮扶力度

可以进一步提高减税降费的额度,或者将减税降费政策更多地向受疫情影响严重的中小企业倾斜,增强它们的活力。面对经营危机的中小企业以及一些初创企业,可以考虑三个月甚至半年内减免征增值税和所得税。加大社保在稳定就业方面的积极作用,除考虑进一步降低五险一金等方面费率外,也可以实施对稳岗企业予以更多优惠补贴,将补贴标准从本单位失业保险费总额的40%提高到45%。

(二)推行“智慧就业”等信息化服务,实现疫情时期就业服务方式的创新

一方面,对公共就业服务大厅进行智能改造,融合网上、掌上、自助、窗口四种办事模式,以信息流为主线,开展智慧导航、个性定制、智能自助、线上预约等服务,实现业务自主办理。另一方面,拓展北京市就业网网办功能。建设健全北京市就业网,全部公共就业、创业和职业培训业务实现网上预约、网上申请、网上受理、网上审核、网上反馈。创建“北京微就业”微信公众号,实现移动端的政策发布、预约办理、信息查询、进度跟踪、办理提醒、个性化定制等功能,不断提升服务的针对性和实用效果。 

(三)进一步挖掘新经济潜力,大力推行灵活用工

相对而言,疫情对新经济的冲击较小,特别是绝大多数在线企业不但没有受到影响,反而获得了更大的发展机遇。比如在线教育、网络视频直播、在线娱乐游戏等,都得到消费者特殊的青睐。应出台更多的支持性政策,鼓励新经济的大力发展,创造更多的新岗位。与此同时,在疫情期间和后疫情时期,要更多地允许企业对劳动制度进行适时调整,根据其自身的经营状况,灵活决定用工政策,让灵活就业形式更加多样化。 

(四)引导企业创新自救措施,减少用工损失

在用工方面,引导企业重新调整整体运营计划,将后续一些可实现网上和在家办公的工作内容调至疫情防控期内完成。同时,灵活计量工作量,打破传统以工作时间度量的方式,改为以工时和工作内容相结合进行工作量量化考核方式,以更好地适应疫情期间的工作模式。

(作者为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