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北京市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 主办

无人配送对交通法律制度的影响及对策研究
发布时间:2020-06-16    作者:郑 翔    来源:北京社科网
【字体:       】

随着“互联网+”与物流行业的深度融合,自2016年以来,以“无人仓、无人车、无人机”为代表的物流无人化技术从概念逐步落地。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无人配送体系有效消除道路限行和小区封闭等因素的影响,降低配送时间,将紧急物资在最短的时间送达指定地点,并且有效避免配送人员与客户的面对面接触,减少了交叉感染。考虑到当前社会人口红利消失与人力成本不断上涨,自动驾驶技术不断提升,物流配送应急需求增加等经济背景,以自动化设备替代人力完成各项物流作业是必然趋势,无人配送必然会逐步发展。

一、无人配送的主要类型

无人配送系统,按照运送距离和相关区域封闭化程度可以分为四个层次:

1.超短距离的无人配送。主要是指500米以内,在封闭空间内轻便货物的急送。例如在城市CBD楼宇、医院内部使用配送机器人进行配送。

2.短距离的无人配送。主要是指在居民社区、校园、工业园区等封闭或半封闭的环境3公里内通过无人配送车实现的无人配送,如苏宁研发的卧龙一号在北京指定社区范围内的常态化运行;还有在矿区、港口等特定空间使用无人重卡进行的物流配送。 

3.中等距离的无人配送。主要是指5公里以内在开放空间并且使用城市道路完成的无人配送。例如京东的无人车等经城市道路在特定区域进行的物流配送。

4.远距离的无人配送。主要是在跨地区之间使用无人机、无人驾驶汽车进行点对点的物流传送,例如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城市交通封闭阶段,顺丰无人机将医疗和防疫物资成功送到了武汉金银潭医院医护人员手中。

超短距离的无人配送,基本限于楼宇内部物流传递,对公共交通并没有影响。短距离的无人配送,因为限于封闭或者半封闭空间,对交通领域的影响较小,主要限于无人配送车交通市场准入管理方面。而中等距离和远距离的无人配送,引入了无人驾驶汽车、无人机后,会和一般性交通形成流量交叉,对交通影响明显,需要新的交通法律制度加以调整。

二、无人配送对交通法律制度的影响

(一)对交通运输市场准入制度提出挑战

无人配送运输工具主要有三类,即无人配送车、无人驾驶汽车(包括小型货车和重卡)和无人机。

1.关于无人配送车,目前只有中关村标准化协会技术委员会提出的《服务型电动自动行驶轮式车技术规范》对于无人配送车的物理特性、自动驾驶功能做了规定。该标准不具有强制约束力。无人配送车真正上路需要准确界定作为交通运输工具的基本性质,是否属于机动车,是否需要获得道路运营许可,是否需要测试准入,对其他的交通参与者安全如何予以保障,这些问题需要立法加以明确。 

2.关于无人驾驶汽车,无人驾驶汽车自动化程度不同,相关的产品技术标准、测试标准和运营标准不一致。我国部分地方已经出台一些技术标准,但是缺乏全国统一的标准,也缺乏相应的运营标准。

3.关于无人机,航空领域的相关标准还没有考虑到无人机广泛进入物流系统这一特殊问题,相关的空域、航线的管理还处于一事一批,特殊事由采取特殊审核的阶段。

(二)对交通监督管理制度提出挑战

无人配送类型不同,对交通领域的影响程度不同,但相应的监管主体和监管规则还不明确。无人机、无人驾驶汽车物流其经营活动范围通常都是跨区域作业的,应该由哪个部门进行监管、监管手段、监管程序、监管措施等都没有具体明确的法律规定。也缺乏对从事无人配送物流企业的资质管理制度。

(三)对相关的路网建设提出了挑战

当前无人配送运营成本较高,所需的辅助设施没有配套规划、配套设计、配套建设、配套运用。例如,我国大多数城市建设规划中并没有考虑到物流尤其是无人配送发展的需求,通常都将货仓、物流枢纽建设在城市远郊区,加大了交通成本和交通风险。

(四)对交通安全责任的界定提出了挑战

无人配送的安全涉及无人配送车、无人车、无人机等配送工具自身安全、配送货物安全、公众交通安全三个方面。无人配送体系涉及的主体包括运输工具生产商、交通工具运营商、交通工具实际操作员、信息服务商、货物所有权人、消费者等,一旦出现安全事故,需要厘清各个主体的法律关系和相应的权利义务。

三、完善无人配送相关交通法律制度的建议

(一)形成有利于无人配送发展的规划体系

城市整体规划必须考量与之匹配的物流规划因素,城市物流体系应该成为城市中的公共事业。例如物流通道、停车场、配送设施(自提柜),应该像现代城市的水、电、气一样,进行合理规划。与无人配送车相协调的无人仓等货物停放场站,应与所服务的市民居住区域相匹配,距离不能太远。无人配送体系应有效利用天上、地下的资源与地面空间资源进行。未来道路设施、城市小区的建设和规划都需要考虑配合无人配送体系的发展进行整体规划和建设。例如在无人驾驶车道的边上,建立一条低速“无人配送”车的专用车道。避免低速运行的无人配送车与普通车流相交叉,保障公共交通运输的安全。

(二)对不同类型的无人配送体系实施分类交通管理措施

无人配送物流业的监管既涉及交通运输业的监管,也涉及物流企业本身的监管。需要明确无人配送运输工具的经营主体,特别是跨区域的物流企业,要通过跨区域的监管机构实施监管协作。交通管理制度应明确无人配送工具的法律属性、登记管理、适航标准、无人配送物流企业准入条件等内容。从无人配送工具的标准制定入手,明确生产、销售、使用等各个环节标准。应明确无人运输工具的许可资格条件,同时也要明确无人交通运输工具操控者的资质条件。考虑不同无人运输工具的类型,区分操作系统的复杂程度及使用区域的复杂程度,设定不同的资质标准。规范无人运输工具生产者、销售者和使用者以及所有权人的权利义务,明确不同主体的法律责任。明确社会公众应承担的对无人运输工具运营的安全保障义务。

(三)明确物流企业使用无人运输工具的程序

物流企业使用无人运输工具的基本程序应该根据实践需求和监管需要进行全过程规范。重点环节主要有:建立商用无人运输工具编码、牌照及物流企业实名注册制,物流企业必须实名注册购买,谁拥有谁负责。在使用环节,须持有执法管理部门的使用许可证,明确用途和使用范围。物流企业职工在使用无人运输工具进行物流服务时,应接受专业培训,明确无人运输工具产品特点及操作方法,遵循安全交通守则、遵守所在地交通管理的相关规定。

(四)明确物流企业使用无人运输工具的法律责任

强化物流企业承担其使用无人运输工具的安全保障法律责任,对无人运输工具使用过程中造成的侵权责任承担损害赔偿责任。对因无人运输工具产品质量责任造成的损害,要与无人配送运输工具产品设计、元器件生产供应到成品组装、销售、维修服务等整个产业链的相关责任人共同承担连带责任。同时设定适当的不可抗力条款,明确物流企业免责或减轻法律责任的法定事由。对由于物流企业以外第三人原因造成的无人配送交通安全事故,应当适当减少物流企业的法律责任。

同时,应建立无人配送物流业强制保险制度,要求物流企业投保。由于无人配送物流危险范围较广、影响公众利益较大,所以应当设置强制保险制度。当无人配送运输工具发生交通事故时,由保险基金给予赔偿。

(作者为北京交通大学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