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北京市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 主办

抗击疫情 大爱无疆
北京新四军研究会抗击疫情捐款捐物
发布时间:2020-05-07    作者:    来源:北京社科网
【字体:       】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北京新四军研究会向全体会员发出为抗击疫情捐款的号召,各个分会积极行动起来,为抗疫一线的战士,为湖北以及全国人民,纷纷捐款捐物。截至2月27日,短短四天时间,9个分会共有858名会员捐款37万余元。

大爱无疆,守望相助。一师有10位老前辈通过儿女等渠道得到通知后,立即主动参加了这次奉献爱心的活动:刘慧英委托儿子马晓明捐款1万元、袁仲仁委托女儿袁岚捐款8000元、陆锦荣和唐洁委托女儿陆艺捐款6000元、龚晖龙的女儿龚亚力代父捐款 5000元……

七师分会88岁新四军老战士张宝珍在抗击疫情阻击战之初就主动向所在的干休所缴纳特殊党费10000元,干休所将这笔党费作为捐款转给了武汉市红十字会,用于救治患新冠肺炎的病人。

四师周炀(周善伟之子)在全国新四军后代群里发动捐款10万元,并购物发往湖北省及麻城市(属湖北黄冈)。四师分会会员、红军时期著名将领蔡协民的侄孙蔡先平捐款1万元。在外地的7名四师会员主动联系分会,积极捐款。

浙东分会还在上学的新四军第三、四代小会员刘知行小朋友捐出自己的1000元压岁钱。会员中有很多是退休人员,收入有限,大家在日常生活都十分节俭,但在此时仍然慷慨解囊,有的会员克服困难,捐出上千元。有的党员同志捐出了自己一个月的退休金,有的同志虽然已经在本单位或社区捐了款,仍然响应总会的号召再次积极献爱心。还有的同志在前一阶段自发向疫区捐款捐物的基础上再次捐款。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一师分会会员说,“作为一名退休党员,虽然我不能像一线党员一样冲锋陷阵,但我也想出一份力。我现将平时省吃俭用积蓄的这5000元钱,作为党费上交给党组织,希望能为战胜疫情尽绵薄之力。”

QQ图片20200408163145_wps图片.jpg

早在研究会发出捐款号召前,会员们就已经行动起来。1月29日,八○五师新四军第三代张小茳和老战士后代们捐赠了10余万元善款,购买了第一批抗疫物资:标准防护口罩和外科手术口罩共8535支、医用远程体温计20只、医用外科手术手套2000双。2月19日,他们在海外订购的150套可反复消毒的防护服进入海关后,又在第一时间与武汉运输志愿者联系,把防护服及慰问信,分别送往抗疫第一线。她说:“我们三代都是继承了老一辈的坚韧信念,努力做到力所能及的帮助而已。国家有难,匹夫有责”。

2月上旬,北京新四军研究会与合作单位北京近民公益基金会研究决定,联合动员各种资源力量全力帮助湖北退役军人事务系统(重点是担负收治任务的荣军医院)抗击疫情的行动。现已联合华为公司、央企长保信用增进股份有限公司、金融企业海峡金桥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地产企业苏州地产开发经营有限公司等,还有北京新四军研究会有关分会,夜以继日地联系紧缺物资货源。已落实的抗疫设备物资包括华为公司提供的数套远程医疗协作系统,已在火神山、雷神山医院建设中得到部署应用;2万个医用外科口罩;5万个医用检查手套;20台空气净化设备;6台无创呼吸机;6台心电监护仪等。同时,组织捐赠“湖北退役军人事务系统战疫支援关爱专用保险”,每份保单保险金额为30万元;首期捐赠1万份,保障对象为湖北和其他省市退役军人事务系统支援湖北疫情防控的一线医务人员;湖北退役军人事务系统派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人员。

正如二师会长赵金川在给二师会员的公开信里所说,我们的捐款总数可能不算很大,但是,汇集起来的捐款集中运用到抗疫前线的若干点上,那它就是一股股资金的巨流。这种资金流就可能转换成一线医务人员和自愿者的力量;转换为疫区人群的健康;转换为患者(性命)的新生。这体现的首先是人性的真善美;体现的是共产党人和新四军研究会会员的使命感和责任感;体现的是中华民族大一统的团结和力量。

集腋成裘汇入海,众志成城克时艰。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战斗,我们不会缺席!

(北京新四军研究会  供稿)